jadebamboo

德国教练的“更衣室传统”

十年后再看这篇《德国式足球的偏执 日耳曼的“更衣室传统”》,这无疑是一篇打脸的新闻,但依然让人感到有趣的是,是德国队主教练XXX是前主教练XXX的助手(的助手的助手)这种世系图。

然后,按照文章作者的观点,球员时代不是“德国足球某个辉煌时代的天骄”的Jogi无疑是那个“破坏传统的贞洁”的第一人(老板你要负责任),冠军之路的压力绝对比之前三位冠军教练都大得多——即使贝皇也在夺冠之前被骂成狗。

另,文章的作者的眼力真不怎样,质疑玫瑰的执教能力就算了,竟然还看不到这时已确定了任命、同样精通五国语言还有MBA学位同时在Nike做过高管的壕领队战斗力——那岂止是“应付轮番炮轰”,简直是可以自己架炮来对轰——假惺惺地可惜玫瑰“无法出任德国足球的新闻发言人”,活该十年的被打脸。

 

原文:

  文/本报记者沈雷

  这可能是一项遵循传统的德国人看来完全正确的任命:于尔根·克林斯曼成了新一任的德国国家队主教练,而辅佐他的是1年前刚退役的奥利弗·比埃尔霍夫。

 

  全欧洲,甚至可以说全世界足坛,德国人是最笃信传统的。自从1926年德国足球队组建以来,他们就基本不曾放弃过自己的足球传统,比如备受争议的踢球方式,比如“更衣室传统”——新的国家队主教练从更衣室内产生。虽然克林斯曼从没在沃勒尔当家做主的更衣室里呆过,但这并不破坏传统的贞洁:和贝肯鲍尔没为德瓦尔的球队效力过一样,他俩都曾经是德国足球某个辉煌时代的天骄,成为国家队主教练时距离他们退役的时间并不远。

  整整78年了,德国人都不敢破坏“更衣室传统”。1926年上任的内尔茨是德国队历史上首位主教练,10年后接任的赫伯格是他的助手;伟大的赫伯格的助手绍恩继承了伟大;第4任主教练德瓦尔按辈分算该是内尔茨的助手的助手的助手;随后两位主人是贝肯鲍尔和他的助手福格茨;德国足球历史上命运最悲惨的主教练里贝克是德瓦尔的助手;记忆中的上一位是沃勒尔,一位刚退役不久、没带队打过一场比赛就成了国家队主教练的前球星。

  这就是德国式的偏执,就像盟军已在莱茵河边时全德国还相信他们的陆军能拒敌于国门之外一样,德国足球依然相信“更衣室传统”可以帮自己走出目前的窘境。那么里贝克的彻底失败、沃勒尔的尴尬呢?那只是两次偶然的失败,德国人一定这么认为。

  当了整整30年足球教练的里贝克、没当一天足球教练的沃勒尔都在德国队失败了,虽然他们是那么地熟悉更衣室里的汗味和鞋臭,克林斯曼的出现究竟会证明偶然只是偶然,还是偶然已成为必然?至少现在,很难看出当年的“金色轰炸机”会有一个美好的前景。2年前还化名在美国加州地区联赛踢球的克林斯曼,在新的工作岗位上只有一点优势:他会流利的德语、法语、意大利语和英语,几乎足以应付全世界媒体的轮番炮轰,他无法出任德国足球的新闻发言人是一种对资源的浪费。

 

评论(12)

热度(28)

  1. 素素素素素素素jadebamboo 转载了此文字
    所以我一直觉得,jogi受到格外多的指责,只不过是因为他不是国家队出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