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debamboo

致可爱的少女们

……

可能是一个值得多年后再回头品味的观点。

Chiron's Thyme:

可以说,厄齐尔当年和他父亲没闹翻基本就注定了这个结局,不论是父亲还是作为挡箭牌的母亲,都太直白地指示了一个从反抗到放弃反抗parent complex所导致的个体踏入社会难以适应reality principle的悲剧。Ego-ideal因为一个巨大成就的满足而成了个体怠惰和为所欲为和普(jiu)济(shi)幻想的爆发点,如果,你们的厄齐尔的真实人格真的是你们眼中的那种小天使,那这是可悲的,因为stuck in the family romance基本没有可能走出了。 (所以你那口中的三观正,简直已经歪到阴沟里了好吗。 这个层面上来看,赫内斯其实说得不算难听,毕竟还只在专业范畴里。



心理学和历史进程的角度来说,超越父辈和family romance失败的厄齐尔是的确有可能不想好好踢球希望德国(不是“德国队”)输掉的,但这反而不应该作为任何指责之处——真正应该被指责的反倒是勒妈,他在这个过程中,作为“另一个父亲”/“mentor”的角色是失职的——成功案例请对比温格和维阿。但怎么说呢,哎,福斯塔夫都改变不了哈尔王子,而勒妈毕竟只是个锅炉工的儿子吧。下一步是不是就要banish戏码了。



What one forgets, they act it out, repeatedly without reasonable reasons. What they act out repeatedly is what honestly there in their mind even soul. History never forget, bcs nothing will be



诶,不需要banish戏码啊,他自己把自己banish掉了已经,这逆得也是巧。 Meh,但谁说得清呢,毕竟英雄进莎剧,普通人终归只有闹剧的份儿。



不过某种意义上吧,所谓原生家庭,真是管你是谁多么声名在外日进斗金天选之子甚至位高权重,都要渡过这些人类死循环的shit hole,至于过不过得去就看你自己愿不愿意take a leap了——这个代价很大,还得看你自己内心的anima/animus能不能投出来,就厄齐尔的交往状态来看,这确实不是他能做到的。



但由于这世界上大部分人无法做到,无法成功渡过这个shit hole,所以人们不得不将这种对集体无意识低头的行为升华为道德范畴内的美德——heritage,motherland,patriotism,etc。所以厄齐尔的声明和前后生发事件,简直就是一个分析范本活例。



另外,一般来说这种问题克服的成功率,持有宗教或者主义类信仰的人比没有或抛弃宗教或者主义类信仰的人成功率低,对照案例参见伊布。



只不过吧,就中文圈少女们对某位非德本土裔著名受迫害球员退出国家队的事件如此众口一词我就脚得吧,将无知和善良放在一起,那才是人类的毒瘤。 谁要说什么话,取决于它想要什么,成年人的世界和意图很复杂,但一旦涉及权力和政治反而并非如此。权力意志的走向一直有效,就看你要不要当乌合之众了。



至于那个长声明,啧。用英语发表声明,女性亲属挡箭牌和政治正确关键词。那么这既不是一篇爷们儿的声明,也不是一篇给德国人看的声明。



我猜这面向的读者大概是新共产国际全体跟风soyboys,招队友键盘讨伐而非要直面任何问题。

评论

热度(3)

  1. jadebambooVamoose(。・ω・)ノ゙ 转载了此文字
    …… 可能是一个值得多年后再回头品味的观点。